欢迎您的访问!
手机网站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理前沿 > 文章正文
分享到:
中德演讲:Borst《家庭弹性》
作者:中德班 / 发布于 2015-10-23 10:51 / 浏览 1879 次



Borst《家庭弹性》

第六期中德家庭治疗第三次集训晚间演讲



  时间:2014年10月5日

  地点:同济大学经纬楼

  主持:盛晓春教授

  主讲:Borst教授,虽在瑞士工作,国籍是德国。是两个女儿的妈妈。
  翻译:王皓洁,博士生。
讲座内容
  大家晚上好,非常荣幸和大家聊下家庭弹性Resilience。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我能说一点中文,非常遗憾我今天的PPT是用英文来写的,我也只能用英文来表达,幸好有翻译,这不是太大的问题。
  首先我们说弹性,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开始之前,先问大家一个问题。
  为什么有些孩子他们成长在不是那么有利的环境中,仍然可以发展得很好呢?
  为什么受到了同样的创伤或压力,有些孩子发生精神障碍,有些孩子不会呢?
  不管在这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困难的问题,这孩子需要什么样的技能、支持才能健康成长呢?

  所以说我们的问题关键是怎样让一个孩子健康成长,而不是一个孩子生病了。你们也可以看到,这是家庭治疗的一个重中之重。因为弹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几年前在苏黎世召开了国际大会来讨论这个问题。在我们大会最后总结成了一本书,总结出了一张照片,绿色植物,生长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之中。


  那么弹性它有什么样的临床表现呢?就像我之前说的,是一种很积极的保护性机制。虽然说孩子成长过程中可能遇到一些高危因素,比如长期贫穷,或离婚,或一方父母有精神问题,或父母是太年轻的。

  有弹性还同时表现在,应急情况下,有一方父母或姊妹去世,仍能保持精神的能力。弹性大概可以表现在经历了比较创伤的事件后能够恢复过来,或是一方父母去世,或性虐待,或经历战争。也许你们很多人昨天已经听了关于创伤的讲座,今天的脆弱性、易感性话题,应该也是比较有意思的。一个孩子的成长,并不只是说他精神上的能力发展或是成熟,他同时必须要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来应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弹性这个词,在英文、德文中,也来源于园艺行业,有弹力的。比如说某根枝条经过变形,还有能力恢复活力。它对于人来说,一个人遇到比较紧张的环境,同样能够适应它。对于成长中的一些危险因素,能够在心理上产生抵抗。另一方面,脆弱性、易感性,是弹性的比较负面的方面,也就是说对于脆弱性,对于负性的影响比较敏感,也就是说这些人比较容易形成成长中的一些障碍。
  我用一个小的例子来开始。今天开初的时候,有位妇女来到我的私人诊所,我叫她T女士,53岁高龄仍然是排行非常高的政客,瑞士的一个地区的相当于财政部长的位置,在选举之中,因为她是民主党派,党别关系在下次选举中没有当选,她没有受到当地民众支持,反而受到反对,觉得非常羞愧。当她来到我的诊所时,她还有两个月就要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在这之前还要处理很多很多自己的事务,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会眼睁睁地看着她从一个成功的政客逐渐走向衰败,而且她非常担心自己会落泪。所以我先讲前面一部分,再讲后面一部分。我问了她之前的一些经历,这是一个充满弹性的经历。她从小就是个非常害羞的孩子,但是非常友好,父母的自尊非常低,她从小学时候就不被同学们接受,当时她有段时间也受到了同学们的暴力,当她长到青少年的时候,有位老师发现她有特殊才能,组织能力非常强,能召集一群人,把大家意见达成一致。当她上大学时,就去学那种以后能够成为老师的那种专业,她第一次成为了学生政党的领导。我为什么把这一段成长史叫做弹性的成长史,因为它并不是非常顺利,而且充满了各种危险因素。我现在先暂停一下这个故事,过一会再和大家继续接下去。过会我会称它是治疗,而这女士更会称它是咨访。
  回到理论。首先我先带着大家回顾一下:易感性、保护、弹性、危险因素。
  1、易感性因素:阻止了一个小孩子的生物或精神上的成长。这就是我提到的一些因素,很快地过一遍。产前或围产期或出生之后的时期,可能是神经因素或心理上的缺陷、基因上的一些因素或慢性疾病,或者是童年早期非常不安全的依恋,同样如果认知功能低下的话,对于预后也不太好,同样还有个不太好的因素是不太能够自我调整,比如有人不断哭但不能调整自己。

  2、而危险因素,主要来自于环境,社会心理环境,它是可以改变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危险因素,它都可能造成障碍,其中有几个非常重要,举例:贫穷,长期慢性贫穷,或家里经常出现争端,或父母有酒精或物质依赖,或父母受教育程度低,或父母有精神障碍,这也是我们作为治疗师或精神科医生需要注意的一点,对成年患者要问一下,家里有没有精神病的孩子。还有很多危险因素,不能一一列举。在Rutter et al.英国人做的研究,如果只有一个因素,其实和其他孩子没太大差异,随着危险因素的增加,发展出心理、精神障碍的可能性也在增加。



  3、另外也有保护性的因素。并非危险因素的反而,而是危险因素的缓冲剂,有一些是个体的资源,比如像出生时与生俱来比较积极的气质,就像刚才举到的例子,有的孩子天生一生下来就比较好带,也不怎么哭,不怎么出现肚子疼啊什么的,父母比较好带。

  4、接下来这一点很重要,还有弹性的因素。这是一种能力,是成长于人类在和环境互动的过程中,就是说你想要发展出弹性,必须要经历一些挫折。



  你们看见一个隐隐约约的大箭头吗,从左下到右上?这个箭头它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它越到右上就变得越宽,意味着发展到后面越包含着更多的可能、开放。一个孩子最开始可能有一些易感性、一些弹性,然后他们就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一些危险因素,也许后面会遇到真正的大麻烦,当问题变得越来越大,可以选择应对这些问题,或变成小的问题,或者是说可以运用这些大麻烦、危机,进行改造、变形,通过这个过程学习更多的东西,同时更多地发展自己的人格和个人的能力。如果处理这个大的危机不成功的话,就有可能发生精神障碍。
  还有一个过程我没有画在这个图上,就是恢复的过程。有精神疾患的人,可能在自己疾病的时期找到某种感觉,能够通过把疾病和自己的生活整合起来,找到一条出路。



  这是发展过程中的挑战、转向模型。(笔者认为PPT中Steeling可能是老师笔误,应该改为Steering,掌舵方向之意,这里显出现场翻译的准确到位)

  这里我们又再次强调了,一个人成长过程中需要一些危机或挫折。当然从心理学理论上讲,它是怎样形成的,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是非常高深的理论,PPT有两篇,可能简要略过。所以我们不讲枯燥理论,我愿意给大家介绍一个比较有趣的关于弹性的研究。



  这是Kauai Longitudinal Study,是Werner和Smith的研究。K岛是夏威夷最古老的岛屿,这个岛有什么好处,每个孩子出生时都有非常详细的记录,所以研究非常方便。她就把所有1955年出生的孩子都纳入了研究范围,差不多有700个孩子,她随访了这些孩子40年,其中1、2、10、18、32、40岁时,做了访谈、评估,她发现了什么呢?她发现这群孩子中1/3都是存在高危的孩子,岛屿自然风景很美,但生活比较艰苦,到现在也是。那里有很多父母嗜酒或有精神疾病,在这些高危孩子中,2/3出现了问题,但有趣的是,仍然有1/3的孩子完全健康,他们变成非常自信的成年人,40岁时表现了较少的死亡率和慢性疾病,离婚率也较低,他们不仅有工作,还有稳定的情感关系。



  这是一些保护性因素,比如说较好带的气质,或身体健康。

  学龄,学习成绩较好。
  沟通能力较强。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亲生父母不能很好养育的话,他们有些很好的替代的父母,很多孩子有好的导师或老师,那些信任、欣赏他们的老师。当他们随着年龄的成长,他们慢慢地觉得自己能够掌控生活,和其他人有很好的连接,他们能够看到生命的意义,他们也有很好的支持系统。

  所以我做一个小小的总结,关于这个研究。或许我们有必要知道,当一个孩子在一个不太好的环境成长,他们需要从我们、从社会需要什么东西。


  在德国,有个类似的研究,不过这类研究都非常难以开展,因为需要跟踪非常长时间。我们德国的研究样本量小很多,在孩子3个月大时做了录像记录,并通过此进行分析,母亲与孩子的互动。这个研究也显示出,母亲和孩子的互动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同时我们在联结、依恋的研究中也有同样的结论。


  8 factors of resilience

  我这里有8个弹性因素,希望你们能够仔细地看、读它们,并且我希望你们能和邻座的同学有个小小的练习。
  1、接纳。接纳事物本来的样子,如果不是那么好的时候,也要试图去找一个解决方案。
  2、乐观。
  3、主动地去寻找解决方案。
  4、坚信自我效能非常高,自己是非常有能力的,
  5、还有就是比较好的归因,知道什么是可以改变的,什么是不能改变的,并且有方法去改变。
  6、还有建立好网络。
  7、未来导向的,有目标的。
  8、比较好的精神生活。
  希望你们不要害羞,大声地讲出来。
  我们也刚才讨论了一下,明确告诉大家,我们两位是非常不同的。我想也许你们中大多数人,至少有两个因素吧。这些问题你们也可以问问自己,如果你们是治疗师,面对你们的病人。

  下面哪些是治疗师、咨询师?
  非常多。下来这个问题将是你们非常感兴趣的,当然不是的话也可以考虑一下,怎样让自己更富有弹性。


  怎样去影响你的患者,或帮助他们有选择性地看待事物,积极地看而非消极。同时也可以改变你的归因。这样的话你能够感觉到自己是真正能掌控自己生活的大师。同样你自己能够主动地影响自己的环境,主动起来有很好的执行力,同时也鼓励你的病人更好地面对生活。同时运用你的社交网络,帮助病人联结好自己的社交网络,做那些有益的、有效的事情,不要去做那种无用功。

  所以我们绕了这么长一个圈,回到刚才那个53岁女性。我帮助她去回忆,甚至重新体验,她20岁当选学生会主席,我问她刚开始竞职演讲前有什么感觉?演讲后有什么感觉?怎样去处理这种遇到的挫折或失败?如果说她当时演讲不是那么顺利,失败的话是如何应对呢?她在自己发生错误或失败后,学到了什么东西呢?后来事实显示,在接下来两个月之后,她能够发表演说,能够不在演说时落泪,但当时对她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个非常难的时期,但是那之后她在一个很大的公司里面找到了CEO的职位。这是我当时能够帮助她的地方,你们也能从她经历看出,她没有那么多危险因素。而我们有些人有更多危险因素,该怎么办呢?这不仅对我们家庭治疗师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同样对我们家庭每个成员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努力建设一种清楚的、透明的、并且是有组织的一种家庭规则,同样也要创造一种互相尊重的环境。同样对于孩子,也要提供温暖、尊重、接纳。如果遇到家长的话,要指导父母为孩子设立一个合适的目标,要比较高但同时不要过高让孩子达不到。同样也要让家长鼓励孩子,当他们做对的时候,甚至更进一步鼓励孩子去进一步尝试、学习。同时要维持比较好的朋友关系,另外也要支持一些比较基础的能力,比如弹性因素。对于我们家庭治疗师来说,需要和父母以及社会上的组织联合。如果说这个家庭真的是非常困难,感觉到束手无策时,可以到周围找可以帮助的人,朋友、邻居、教育者、老师,他们对促进信任非常有益,能够提供安全感,同样他们也能成为很好的榜样,同时在当地能找到足够的资源,我不知道在中国是什么样的情况,但在德国和瑞士,这几点越来越重要。同时考虑父母的职业也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也要去讨论社会中的道德楷模。


  OK,马上进入尾声。我们讲了很多关于弹性的事情,仍要提出几个警告:


  Caveats

  请不要给一个个体附加太多的责任。所以你就不要认为一个孩子只要有足够弹性就能健康成长。确实存在这种情况,环境非常恶劣,没有孩子能够从中健康成长。但是我们依然要不遗余力地为孩子创造一个非常健康的成长环境。
  同时不能够批评任何一个人说你没有弹性。家庭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可能会让一个孩子变得幸福或不幸福,但是有的家庭可能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才能有责任地履行这个职责。

  非常感谢! 


  盛晓春:弹性和资源的关系,今天明白一些了,而且对心理治疗和家庭治疗,非常重要,不光讨论问题、还讨论希望。


  问:家里妈妈因医疗事故死了,但有三个孩子,个人主张不同使医患纠纷无法解决。国内模式,家庭没有一个明确的角色参与社会调解,我不知国外代表家庭行使社会角色,是如何处理的?
  答:有趣的问题。在欧洲也会有同样的情况,我们没有任何标准的处理程序来应对,但作为家庭治疗师,见过一些家庭类似情况,有些家庭能很好地处理,有些完全无法控制好争端而必须寻找帮助。但是对于维持家庭和谐稳定,我们必须要解决好这个争端。

  问:讲到弹性,对系统、个体都有弹性。今天听到8个因素,关于个体。但对于家庭系统,有没有总结过哪几点有利于提高家庭弹性的?
  答:当然其实有这样的结果,本来想放在我的演示文稿中,但觉得可能演讲太长了。美国Former Watch(音)研究过,他在书中写出了家庭弹性因素,与个体非常相似:如团结在一起、共同信仰、目标等?当然还有很多因素,您可以查下资料,比如还有未来导向、未来目标之类。

  问:昨天听了施教授的创伤传递,也有幸听过Former的工作坊,请问有否家庭弹性的代际传递方面?
  答:这是产生幸福感的能力是吗?最早的研究就是我们对大屠杀的幸存者研究,怎样渡过难关?有些类似于双重束缚。当然我们研究他们有什么共性,他们对生活的意义都有些感悟,当然是对自己的生活而非大屠杀,那是很荒谬的。还有,研究他们经历大屠杀后,怎样对待第二代、第三代。当他们完全不对后代谈论这些经历,其实是不好的。我当然也是对此事比较有发言权,很幸运我父母很开明地谈论WW2,所以我能够问我爸,你之前到底有没有加入纳粹,然后他回答了。当他参军时,只有18岁,而他的爸爸(老师的爷爷)肯定是。

  问:个体弹性对孩子成长非常有弹性,作为家长怎样做才能丰满孩子个体的弹性?
  答:尝试去加强学习的乐趣、表演,但不要把期望放太高,孩子需要鼓励的,可鼓励探索世界、努力争取,需要他达得到的水平。当然我也认识一个母亲,很难把她自己的期望放在一个很合适的位置,希望能回答到您。

  问:我很好奇,家庭或个体弹性,有任何基因影响吗,老师有数据吗?
  答:我们有大量研究,想要分清先天和后天的因素,有怎样的影响,做了大量努力。最后结果显示,整个讨论并不是那么有意义,举例,孩子出生并不是非常高的智商,当然遇到这样的孩子,可能需要您调整对孩子的期望和要求他做的任务。就像我们之前已经看到的保护性因素,高智商在刚开始年轻时可能是个好的保护性因素,但这并非决定一个人的,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在起作用。

  问:职业训练有无可能提升从业人员的弹性,比如从事心理治疗的人,经过长期训练后会有比较出色的心理弹性?
  答:我想是的,从来不晚。我们在德国也开设这样的项目,会对经理或管理人员,我们会开设弹性的训练项目。

  问:请问在老师的经历当中,弹性的8大因素,老师侧重于哪方面因素?
  答:因为这个研究是经过了详细而精密的统计学分析的,所以我觉得排在前面可能更相关和重要。而我也不太确定,并非某个因素,而是可能某一些更重要。

  分享:我经过这样的事情,在全球最大的通信制造公司,有很多朋友,相同环境中有同样的工作压力,各大名校层层筛选进去,有人在这环境中觉得非常痛苦,与人交往,有些孩子通过调适会非常好,有些如鱼得水,有些适应不好的,发现亲子关系非常紧张,抱怨指责等,而适应好的孩子其家庭亲子关系非常好。所以觉得老师理论体系非常好。

  问:箭头图上面、下面都是Stress。发展中的危机?箭头是代表问题变得越来越大吗?
  答:当然,你有很敏锐的观察力,确实在两头都有应激,生活中有很多,好的和坏的应激。当然不是分为好坏,如果一个人不能识别应对,变为坏的应激,如果调整好,就是好的应激。是的,箭头很大时,就是生活中的大危机。这只是一种表达它的方式,还可以再修订。

  问:对团体做测量的话,有没有弹性量表?
  答:我不知有专门的量表,但我知道有个量表,与此指标非常相似,如果需要,也可以向你推荐。Sense of Coherence 凝聚力量表。

  问:刚才Kauai岛上有1/3孩子有健康人格,我们中国有没有调查过?在国际上的比较?国际水平上,这个1/3算高吗、
  答:不太确定有什么样的研究是专门了解中国民众的,但我们有一些关于德国人民的研究。当然这和普通的无危险因素环境的人群相比,这个1/3比例是非常低的。如果危险因素和最后总体发展不好有因果关系的话,我们会发现很多危险因素的孩子100%发展为坏的结果,但1/3健康,所以事实上没有因果关系。

  问:可以介绍一些自我训练弹性的方法?
  答:很多书籍,您能看英文书吗,我知有5本德文的书是关于自我训练的,但不知有否中文书。我会去查一下。如果是英语的书,您会愿意去读吗?当然需要很长时间来翻译。

  盛:真是不容易,虽然刚开始是主持人,我在下面也是一个听众。作为一个挑剔的听众,我发现从头到尾,整个表达都是严丝合缝,可以去外交部做新闻发言人。还有作为翻译,既不歪曲,又不主观,老师提的小众词语也听得懂。要谢谢王博士。


文章转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转载须遵循: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马侗领心理咨询网-阜阳心理咨询师,阜阳心理医生
文章内容下方(上翻下翻)
特色服务
心理培训

  • 广告二
1
最新文章